最近一個黑白色的廣告因一段口音不純的英語獨白引起網絡上很大的回響,有人模仿該影片惡搞恥笑,有人用自己的英式口音為其配音。引起這麼大的回響有人說這是一個很成功的廣告,是廣告商故意為之。不過應南認為亦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導演認為:「用自己的語言說出自己的故事並不可恥」。表情、眼神、語言、聲調這是表達演員真實情感的一種手法,口音記載著這位土生土長的香港演員部分的成長背景,若再以英語配音反而令這種獨白形式顯得畫蛇添足。事實在廣告的歷史當中我們亦曾看過來自法國的設計師、意大利的汽車設計師和皮革工匠、瑞士手錶的老匠人用夾雜著他們家鄉口音的英文訴說著他們的品牌故事,為什麼大家沒有感到可恥反而有種高大上的感覺呢?

 

想一想為何港人有喜以英語水平以至口音的像真度來劃分階級的情意結,這種情意結大到甚至可以抹煞個人其他方面的能力,這能追索至殖民地前清朝的「洋買辦」時代,語言能力強,較容易受外商顧用,及至港英殖民地時代,這個買辦階層成為英國與華人社會的「中介者」能享有華人社會當中較優厚的特權,漸漸這個以語言能力劃分的社會階級印象深深植入香港社會普遍的DNA之中,就算現在連美國總統的孫女也學會用普通話拜年的時代,亦難以改變這個語言階級的順位。

 

但是在今日我們不斷呼籲「不要抹煞粵語」、「讓世界保留各種方言」的同時,卻又在恥笑歧視帶有不同口音的英語,是不是又很矛盾、很精分呢?或者廣告商過幾天就跳出來解畫:「你們這麼不接受不標準的英語,你們真的認為這個世界非黑即白嗎?我們香奈兒J12 真的就只有黑和白兩種顏色!歡迎到我們的CHANEL專門店選購。」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