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流年不说话,记忆也会开出花。西洋坟场旁的一切,属于记忆里的老澳门;西洋坟场内的所有,属于光阴故事里的逝者。在此论幸福——幸福如同沙漏,是否觉得它是在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当然,幻想一万个美丽的未来,抵不上紧握一个温暖的现在。

 

“错过的年华在寂寞里开出斑斓的花,却荒芜了轮回的春夏”,供奉在墓冢旁随风摇曳的花枝、陈旧而不失精致的天使雕像、亦带着天真童趣的卡通图案,这幅景象看久了不禁令人恍惚;然而,也如同“时间可以掩埋许多无奈的记忆,也能发现许多遗失的美好”,目光落在墓碑上一对夫妻的黑白照片,照片上这般自然真实的浅笑,想必真正的患难与共乃是时间磨合与沉淀的情感,殊不知何时,“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在耳边响起。

 

 

如果说残垣断壁的圆明园,能够叫你免不了要动哀伤的念头,那么你是否能够体会到眼前这座圣弥额尔小堂的寂寞?能否听到那位被供奉着的“天神圣味基”在叹息?

 

忽尔今夏,耶稣神像后的斑斓窗户,玲珑可人的玻璃在阳光的呼唤下,晒醒了期年时光。眼前的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我们:这座教堂的最终基调定为“美景之美,在其忧伤”。“中国人喜团圆,素来只是稀罕生如夏花灿烂,哪里愿闻这死如秋叶静美的瞬间”,然劈邪扬善的圣味基又怎会想到,这恐怕是全澳门最寂寞的教堂,如今也成为游客青睐之地。

 

幸福如同沙漏,虽在一点一滴地流逝着,亦是一点一滴地累积!

 

From Addres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