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门这弹丸之地之地,曾经出现了两部分别震动了西方和东方的文学作品,一部是本站之前提过的《葡国魂》另一部就是郑观应的《盛世危言》。这部作品在紫禁城的宝殿上,光绪皇帝在认真阅读;在科考士子的客栈内,康有为和梁启超也在认真阅读;在南方澳门的医所中,孙中山也正在认真阅读;也曾农村里的图书馆中,毛泽东也拿在手中认真阅读。

 

 

光绪皇帝 1895年读了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后,如获至宝,下令总理全国事务的衙门将该书印刷二千部,分发臣下阅读。

 

康有为和梁启超接到《盛世危言》后,雀跃万分,与同伴们展开激烈的研究和讨论。

 

孙中山多次在澳门与郑观应交换并切磋对时局的看法,两人意见十分相近。1894年中山先生《上李鸿章书》内容与《盛世危言》一脉相承,而且郑观应更将孙先生的文章收入《盛世危言》内。

 

青年毛泽东从亲戚那里借来《盛世危言》。书中那些介绍西方先进和改革内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使毛泽东耳目一新,一下子吸引其全部注意和兴趣。他爱不惜手,白天耕田,漏夜苦读,直至可以背诵。后来,毛泽东从家乡韶山到长沙求学,一直把此书带在身边。多年后,毛泽东向美国记者斯诺回忆,正是《盛世危言》的思想:“中华民族处于危急存亡之秋,黎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莘莘学子正在有为之年,怎能株守家园,无所作为?”,打开了他的头脑和眼界,启发了他的爱国思想,唤醒了他的求知欲望,激励他走出韶山,走向湘潭,走向省城,走向中国,最终,承担起改变中国命运的重任。

 

一本在澳门孕育并诞生的论政书集,居然掀起了惊天的思想波涛,激励并推动了中国几代当权者和领导人。这是中国思想使和出版史上的奇迹!而我们今天就和朋友美奇来到这位奇迹创造者位于澳门半岛妈阁街侧龙头左巷十号的大宅。

 

手中握着此古本《盛世危言》怀想当年各位青年才俊拾此书时之感动

 

郑家大屋乃郑观应之父郑文瑞筹建,从屋内楹联落款日期可知,郑家大屋始建日期应在1869年之前。郑观应先生自1907年便退下官场,安身在这祖屋中,潜心著述。至上世纪五十年代,郑家后人散居各地,并将大屋分割出租,一时间租客满堂,因而建筑亦难免多有增设改建、欠缺完善保养维修,加上几遭火灾,大屋日益残破。为保留这座过百年历史的大宅,特区政府于2001年接管大屋,并着手修葺屋宇,力求复原大屋原貌。历经八年努力,维修完成,并在2010年初开放参观。

 

但美奇关注的只有这窗外的风景

 

郑家大屋可分为前后两段,由大门建筑、仆人房区、主房区及内院空间组成,乃典型的中式院落大宅。大门建筑包括前后两个主入口;仆人房区在大屋前段;主仆房区之间,有一门道“荣禄第”为分隔,过了门道就是后段的主房区,主房区由两座并列的四合院,即余庆堂及积善堂构成,其间以水巷相连;内院空间前段部份包括大花园、轿道,用以连接仆人区及主房区,而后段则包括大宅前地及辅助内院:大宅前地在主房区门前,主要用作族人活动及聚会空间,辅助内院则在大屋后侧,现已在此新设有大屋的辅助出入口及公众卫生间。

 

 

郑家大屋的体制虽为中式,但其建筑及饰设手法却处处体现中西融会的特点,就其中式手法而言,其中主入口自檐口往内收敛退入,就是传统的广东“凹门斗”做法,流露出谦和恭谨的儒雅风度;青砖筑砌的屋宇,及其坡屋顶结构,还有趟栊门等,自是不在话下,但其于屋宇二楼采取梁架结构的做法,在本地以至广东一带,却颇为少见;还有多种檐口墙体的彩绘及泥塑浅浮雕;内院多样的窗户等等,无不体现郑家大屋的传统底蕴。而在外国手法的兼采上,在主入口的假天花及拱形门洞处理上,以及门楣窗楣的式样、檐口线,源自印度的云母窗片,外墙的批荡等,则明显受西式建筑手法影响。

 

正由于郑家大屋在建筑及装饰艺术上如此别具一格,加上又是名人故居,因此其建筑、艺术及文化价值俱受各方重视。在2005年,郑家大屋便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并在澳门历史城区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开放日及时间:

开放日:星期一至星期二、星期四至星期日; 逢星期三休息,公众假期除外。

开放时间:上午十时至下午六时,下午五时半之后停止入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