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环劏人石记

 

 

在无尽的时间长河里,在茫茫大海之中,潮起潮落,年年月月岁岁,数百年来你的命运好像已经定格成一成不变。如果你有生命,如果你能诉说,我想你一定千言万语,我又想你可能只是长叹一声。

 

 

作为一块石头,你见证的未免太多了。不知是命运愚弄了你,还是命运眷顾了你。数百年来,多少人躺在你的怀抱里却面临着死亡的浩劫,多少人又曾在你怀里享受着阳光的宠幸。没有人知道你到底忍受了多少的桎梏,也没有人知道你等待了多久才苦尽甘来。当年海盗在你身上屠宰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兴许你在心里怒骂着却无能为力,那些血染的海水冲击着你的身体与心灵,至今仍然能够看见你身上那些残忍的血迹斑斑。

 

 

海盗在你身上屠宰他人,杀人是为了方便示众和让海浪清洗血迹,杀一儆百在你身上一次次上演。有组织的海盗在昔日的澳门横行无忌,杀人如同嬉戏,他们把一些无人赎取的肉参杀死,还有那些被海盗称为奸细的英雄弑杀。你有多少的苦不堪言多少的怜悯多少无奈。

 

 

海盗盘踞路环也数百年,数次战争都未能帮你脱离苦海,你由一块普通的享受阳光海浴,听清风鸟语,看明月彩云的石头变成一块别人闻风丧胆的劏人石,由你第一次目见血淋淋的厮杀在你面上发生之时,终日的诚惶诚恐不知何时是个尽头。所幸所有的苦难都有甘来的一天,1910年的一天澳督意读亚·马忌士派出陆、空军以拯救被掳的大户人家肉参为由。彻底打败这伙绿林团伙,占领路环全岛。

 

竹湾海滩

 

终于,你又可以重获新生。今后躺在你身上的人都是带着幸福的笑脸,他们在你耳边轻轻细语,诉说着他们的幸福,你默默地倾听,弥补着过往对幸福的缺失。

 

 编辑的话:

 

当编辑收到这篇劏人石记时感到十分之意外,因为作者用了一种怜悯的心去看这”血迹斑斑”的劏人石。打破了我们对这石”恶名昭彰”的印象。传说古时路环一带都是十字门海盜盘据的岛屿,岛上守备深严以防被官兵混入,当有陌生人登岛不能说出岛上居民姓名便会在此石上被宰杀,日积月累,石也被染红了。因此这石也像恶人谷的恶人一样被灌以一个如此吓人的名号。不过说此石也无辜,因为劏人者海盗,劏人石者刀俎,它也只是行凶者的工具。而且编辑也曾和当年驻守离岛的退休老差骨提及此石,传说也不一定为真,皆因石上被染红的血迹,只不过是被海洋生物附在上面所形成,而非血也。但路环为海盗巢穴相信也真有其事,不过也正邪难办,因为在渔获丰富的日子这些人只是渔民,在艰难的日子他们便成为海盗。而且当年葡人剿灭海盗,也有一说是为了占领澳门以南的海域,而1910年这个时间点也正是鸦片战争后葡萄牙人在澳门势力扩张的时期。自古历史都是由活着的人编写的,而作者在此发挥少女怜悯之情还此石另一个说法,最后编辑也觉亦无不可。

 

竹湾海滩劏人石竹湾海滩劏人石

 

关于寻找这些奇石也是作者为摄影师带来的挑战,最后我们访寻良久才在竹湾海滩近涯边找到此石,如图箭头所示,这可算是现今网络上对此石所在地最清晰的指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