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交通工具都不能代替一双脚,它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倘若因为路标难寻,错过了七苦圣母小堂,这种遗憾定会令我懊悔不已。

曾听说九澳村与市区隔绝,交通不便,但巴士上的我至终毫无悔意,初识这般与世隔绝的地方想必是一次全新的体验。

 

初识这般与世隔绝的地方初识这般与世隔绝的地方

 

浓荫指引的逶迤小路、荒草叫人生敬意的执着之心、忽远忽近的犬吠声,人迹罕至不过是一个具象化了的名词。“一无所知的世界,走下去才会遇见惊喜”——见多了巴洛克式的教堂建筑,帐篷式的教堂不免令人感觉惊喜。

 

 

正如朱自清笔下不同于世人的“这里游人较少,闲坐在堂上,可以永日。沿途光景,也以闲寂胜”独特趣味。没有光彩欲流的天然大理石,唯有荒旧的斑驳石块将一尊圣母抱着小孩的白色石像托起;没有风姿斑斓的装饰画,教堂内简单的摆设显得平易近人;或完好或破损的建筑,就如同一张张精心调色后的油画,在安静中,不慌不忙地坚强。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教堂上壮观的青铜十字架,仍然帮助这里的人们,去实现他们认知的世界,探索自身的全部征程。时间永远是旁观者,坚强的麻风病人令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明净。

 

 

苏格拉底如是说“我们与世界相遇,我们与世界相蚀,我们必不辱使命,得以与众生相遇。”黄昏就匆匆出发的15路尾班车,将七苦圣母小堂的光影留在九澳——下一个遇见,给最独一无二的你。

 

 

 编辑的话:

实在太刺激喇! 如果不是作者发表了这篇游记,编辑和摄影师不会冒着危险组成探险队开着小车,依着文章的记述寻找这隐于荒山之中的小教堂,我们沿途问了很多人,最后从这一带駐守的警员口中得知上山的正确路线。小车开进荒村,先经过为世隔绝的老人院,到达一个有如失落的玛雅帝国一般精致而荒废的葡式小屋群,据说这里是治疗麻疯病人的村落,因此与世隔绝,这里生态原始,虫鸟不怕人,常有颜色鲜艳的蝴蝶在身边飞过,我们再深入其中,远看有一个人独站在高台上干活,近看原来是一个石人,在鲜明的三角教堂外,村虽然荒废,教堂却很整洁且一尘不染,感觉有某种力量在保护着,教堂的门半开,入内见烛台上的烛光仍然亮着,但四野无人,我想应该是一直有人在打理。

本篇介绍是一个极奇独特的澳门景点,但本站严正声明出行需注意安全,亦不建议单独或三两人上山探秘,或对教堂不敬,或破坏该地生态,以免造成难以预计危险。据老澳门对本编辑的叮嘱,九澳村一带人迹旱至,亦是成为犯罪和偷盗客的温床,以免不巧遇上,引至伤害,请读者注意!一切后果,各位看官自行承担。

 

编辑的话二:


自从这篇推出之后,有读者提供更多的宝贵资料以补充关于这人迹旱至的麻疯村开创时却有段美丽的故事:


从前一个意大利神父,18岁来到中国,(另一说33岁)随即到澳门,手中提着一只虅篮,就这样将当时无人愿意去的地方建设了教堂和容纳百人的小村落,还治好了99个麻疯病人,还戏说连他自己,便治好了100个麻疯病人,最后还建了一所学校,这个神父默黙为麻疯病人和澳门贡献了一生,他就是有名的雷神父,圣雷鸣道。

 

 以下有一些引用自维基百科关于雷神父的生平:

 

圣类斯•雷鸣道(拉丁语:St. Louis Versiglia,1873年6月5日-1930年2月25日),义大利籍慈幼会会士,出生于义大利都灵以东的奥利瓦杰西。 1895年成为神父。 1906年受邀到澳门传教,创立一所孤儿院(后为澳门慈幼中学)。 1920年被擢升为中国韶州教区主教。 1930年于中国殉道。 2000年10月1日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与多位中华殉道者册封为圣人,庆日为2月25日。

 

类斯•雷鸣道于1873年6月5日出生于义大利都灵以东约一百公里的小农村奥利瓦杰西。 12岁时被送到都灵的慈幼会学校读书,但那时并没有成为神父的志向。在鲍思高神父死前曾与他见面。 1889年,雷鸣道进入慈幼会,并入读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哲学系。 1895年领受铎职。进铎后,雷鸣道于义大利真扎诺担任慈幼会的初学圣师。

 

1906年,慈幼会受澳门主教邀请到澳门进行传教工作,于是派遣雷鸣道神父,率领首批的慈幼会会士到澳门,并设立一所孤儿院,即现今澳门慈幼中学的前身。 1920年,雷鸣道神父被委命为韶关代牧区代牧。并于1921年天主教韶州教区成立后蒙祝圣为该教区首位主教。

 

1930年2月25日,雷鸣道主教与高惠黎神父乘船前往连州传教,船上有传道员、老师及学生。途中遇上土匪索取过路费。但当土匪们发现船上女青年后,就要求带走船上的女青年。雷主教与高神父为了保护女青年,与土匪搏斗。但是他们最后还是不敌土匪,就与其他人一起被带走。雷主教和高神父被单独带到附近树林中,被土匪枪杀。

 

1976年,教宗保禄六世宣布确认雷鸣道主教为殉道者。由于天主教会规定,凡要被封为真福或圣人,该位去世的人的尸首必须可供教廷检验。惟雷主教的尸首始终无法寻回,因此即使雷主教已符合宣福或宣圣的其他准则,他最多只可能被教会认定为殉道者。但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上任后放宽有关规定,并于1985年册封雷鸣道主教为真福。 2000年10月1日,雷主教更与高神父及其他一百多位中华殉道者,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封圣。

 

From Addres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