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博物馆内的餐厅与对面罗浮宫的部分艺术藏品一起用餐 (拍摄年份2007)

 

澳门人也不一定会煮澳门菜,所以逻辑反推会煮澳门菜的人比不会煮澳门菜的澳门人煮得更美味,甚至更地道。我有这个感悟是朋友介绍了几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澳门青年,从来在家不入厨而北上开设葡国餐厅,希望我们派员择日一试他们的厨艺,我们一听这个Business Model 已经感到十面埋伏,试食之后更有可能是四面楚歌,深感不妙。朋友见我面有难色,安慰道放心不是他们煮,他们请了国内厨师恶补了几道葡国菜就开业,我不禁倒抽了一道凉气。与他们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我家大楼的管理员阿姐,每日经过时闻到她的咸鱼蒸肉饼、咸菜猪骨汤,不用试味都知道并非池中物,厨艺可比老牌粤菜大饭店,所以会做什么菜不是取决于一个人的DNA而是他的文化背景和入厨经验。

 

奥赛博物馆 Le Restaurant 的烤鲈鱼 (拍摄年份2007)

 

说了一段引子,是因为最近一位德国厨师煮了一道法国菜,令我回忆起十多年前在罗浮宫游玩时尝到的味道。就是这道口感清爽的青酱海鲈,在奥赛博物馆的法国宫廷壁画和水晶灯的影照下,令我把这道菜与法国的印象深深地连结起来。感谢法国五月让我在澳门也能与这道菜再次相遇。出自御苑餐厅德厨Mathias 之手,煎香的鲈鱼加上蟹籽和香草,有如为这道菜化了一个晚妆,来参加这场法国五月餐单的盛宴。

 

 

这个晚宴多少钱?上一回我在「来自法国南部的餐单」提到澳门近年餐饮消费的心理关口大概在500MOP上下,而这个晚餐人均消费888MOP,再加上配酒200MOP,最后埋单1,250MOP多一位,看似挑战一般人的心理底线,实在是厨师对法餐有所要求。

 

 

菜还没上,我看到整套刀叉餐具齐备;面包刀、前菜小叉、餐汤刀叉、海鲜刀叉、肉类刀叉、甜点刀叉按上餐的顺序由外至内排列。右上角一套五只水晶杯分别为水杯、香槟杯、白葡萄酒杯、玫瑰红酒杯、红葡萄酒杯,有如一整队法国士兵严阵以待地排列,整装待发,这就是传说中法国大餐的排场,是每一次餐桌礼仪课必须要学习到的餐具布局,原来这是非一般的晚餐,在这种规格之中的这个价格,也算合理。

 

开胃小吃

 

前菜:香煎鸡胸配鸭肝冻托伴甘荀泡沫及杏脯

 

汤:龙虾意大利饺配菠菜苗伴黑松露及鱼汤

 

鱼:烤鲈鱼配香草意大利饭伴蟹籽

 

肉:吉列羊柳配薯仔及青豆伴迷迭香汁

 

甜点:草苺芭菲配红莓及杏仁饼干伴法式蛋白霜

 

小甜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