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这个秋收的季节,各种各样的美酒美食宴会亦日渐频繁,考验我们夏天修练的成果,为入冬的脂肪团积展开序幕。前天在澳门举办一个难得一见的加州试酒会,虽然在澳门的试酒活动大大小小差不多一个月都有一两次,这次加州Napa Valley浴火后首场在澳门举行的加州试酒会,所以亦引来不少对加州酒的爱好者所关注的一场试酒会。

 

其实在参与这场试酒会之前亦与朋友讨论过传闻这场面积相等于一个纽约州的大火会令加州的红酒暴涨。不过我的答案是不会的,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班人在灾难之后放风声出来指某种物价上涨,以投机的心态哄抬物价。我否定原因有以下几个观点:

1. 葡萄酒的世界如此广阔,用家不容易因为某一部份的酒庄货源稀缺而无法取代。

2. 如果加州的酒价暴涨市场会转移吸纳其他地区的红酒。

3. 这一次加州酒庄受损的比例约占整个加州的 4-5% 比例不算大,虽然有酒商对此表示痛心。

4. 这次山火所发生的时段刚好大部分酒庄都采收完成,经济损失不算最严重,可能灰烬会对加州整个还境造成影响。

 

所以加州红酒暴涨的机会不大,要是会涨也可能是投机人士出于以下两个心理:

 

此次火灾可能造成某些老藤死亡,土壤性质改变亦会造型一些独有风味从此消失。

1. 有用家对某些名酒庄情有独钟而愿意出较高价钱购买。

2. 有投机者相信观点1至愿意出较高价钱团货。

不过发生在观点1的情况应该不多,反而观点2因为相信有人会出较高价钱购买而团货的人反而会比较多,所以对团货人士而言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次大火,的确有部分名酒庄被毁,笔者认为较为可惜的如以下这家Napa Valley 的历史名庄----鹿跃酒庄(Stags’ Leap),这家酒庄在1976年的巴黎品评会中曾因战胜一众法国名庄而名震天下,未来的招牌能否保得住那就需要在来年把战绩再次累积起来了。

 

在试酒会中这支Dry and Crisp 口味的 Stags’ Leap 令笔者印象比较深刻。

 

 

其实这次参加 wine tasting 笔者主要是和老朋友聚旧,Silver Oak 是笔者在加州求学时其中一支常备餐酒,由于Silver Oak 的出品向来都广受加州人所欢迎,配餐的路数广,浓味的牛肉、羊肉以及中餐都适合,所以笔者的厨房常备的其中一支酒是Silver Oak,有朋友来访餐聚随时可用。而且Silver Oak 的性价比很高,也算是留学生可以接受的水平,当时的Silver Oak 大概在 20~35美元一瓶的价格。不过现在已经是650~700港元一瓶,可能对现在的学生来说负担比较大吧!

 

另外 Silver Oak 有一个小插曲,就是下面这支以他们祖母的名字命名的 TWOMEY,就是他们在1999年时本来想买下一个酒庄改植他们的Cabernet Sauvignon,却意外地发现他们的Merlot原来也种植得不错,因此以其家族祖母的名字成立了这条生产线生产Cabernet Sauvignon 以外的酒款,以下两款是他们这次带来的Pinot Noir果味浓郁,价格也较相宜约350-400港元值得一试。

 

 

亦有在场女仕推荐的这款 GREVINO ,她的观点是没有性格的红酒是最好的性格,因为平平无奇所以佐餐才不会喧宾夺主,其实一场试酒大会,聚集各路朋友交换不同的意见,也是十分之有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