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年度盛事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現正在澳門風煙四起,代表著澳門居民再次忍受著交通不便之苦,全城在賽車氣氛之中,我和老澳門在路邊攤吃著羊腩煲,一邊老餅話當年,聽他憶述大概在1973、74年澳門的士界曾經發生過一起最大規模的士追逐戰,據憶述當時動上大量警力加上全澳夜更的士追捕一輛被盜的日產藍鳥的士,相比今日交通擁擠的路況,這種場面難以再次出現。

 

1970年代日產藍鳥

 

據老澳門憶述大概在1973、74年間的一個晚上,約凌晨三時,一名晚更的士司機Nixon (化名) 送他的同業好友「功夫 (化名)」回家後,在舊港澳碼頭竟然看到功夫的車輛在接客,那時Nixon馬上意識到應該是功夫的的士被盜,Nixon 正想了解情況那功夫的日產藍鳥已經失去蹤影。於是Nixon馬上開往最近的的士站頭通知同業一同追捕,需知道在1970年代初澳門的士尚未有無線電對講機,大家都通過的士站頭與行家聯絡,在那個電影還是黑白的年代,的士與的士之間可謂一呼百應,大家都以兩人一車(主駕和一副駕) 的隊形馬上加入搜索這輛被盜的日產藍鳥M23XX。

 

工人康樂館

 

除了澳門的士,澳門治安警察亦聞風而至,在1970年代的凌晨3~4時的澳門街道可謂暢通無阻,除了工作車輛外很少會有有其他車輛,有如一條城市中的賽道,當Nixon駛至澳門工人康樂館位置時,見到被盜的日產藍鳥再次出現,於是響起副咹通知附近的警察一起展開追捕。

 

火船頭街

 

開著Sunny仔的Nixon與一警察鐵馬從工人康樂館沿著火船頭街、河邊新街、李加祿街轉上鵝眉街。

 

河邊新街轉李加祿街

 

就在鵝眉街的上鈄坡位置開著Sunny仔的Nixon發力追過警察鐵馬接近被盜的藍鳥轉入慈幼中學的風順堂街。

 

鵝眉街

慈幼中學

風順堂街

 

再沿著當時的澳督府轉落當時的法院直奔「銅馬」圓形地,當時被盜的藍鳥開得十分之高速,而Nixon的Sunny仔窮追不捨直出葡京酒店跑道沿著總統酒店往前文華東方酒店(今 Grand Lapa 酒店)駛去。

 

前澳督府(政府總部)

舊法院

銅馬圓型地,今亞馬喇前地 (照片轉自網路)

前文華東方酒店灣角(又名皇家碼頭、可樂灣)

 

兩車追至前文華東方酒店灣角當時皇家碼頭一帶又名可樂灣,據說當年有很多年輕人在這海邊喝可樂而得名。就在這個灣角Nixon的Sunny仔突然發力追上,把被盜的藍鳥截停,車上的兩個人影亦下車,原來偷車賊也是兩人一組,而Nixon和他的副駕口水成(化名)當時亦經驗不足,下車打算把偷車賊隸捕,偷車賊見他們下車便馬上返回藍鳥逃去,於是Nixon和口水成亦趕回車上緊追,警車趁這時候亦追上。

 

前文華東方酒店/現在金麗華酒店

 

被盜的藍鳥沿著友誼大馬路往水塘角方向逃去,就在水塘角 (工人游泳棚、斷基、長命橋) 90度轉灣處因收掣不及,藍鳥衝破海邊圍欄準備掉入大海,不過巧合的是那時剛好潮退,藍鳥沒有被海水淹沒,而是掉到軟泥上,偷車賊2人逃去無蹤。故事還未完,經過一翻追逐,已經驚動了澳門大量警力,水警開著快艇在一帶海面搜索 看賊人是否遇溺,但一整夜並無發現。及至天亮,大概早上6~7時,有人在舊馬頭埗頭水渠口發現他們壢藏在水渠之中,打算待天亮後才走出來,結果被發現,原來他們在墮海後沿岸游至水渠口,最後被捕。

 

這兩名偷車賊真的不是盞省油的燈,不愧動員全城夜更的士及大量警力進行海陸搜捕,他們被捕後在拘留所還搶警槍逃脫,最後再次被警方拘捕,成為當時的大新聞。這種場面有如電影情節駭人聽聞,今天不知仍有多少老餅記得這事件或曾參與搜捕行動呢?

 

此示意圖按照文中描述憑記憶的地理位置製作,路線可能因今日交通改道而略有不同,知情人士請留言指正。

 

comments